雕刻机

防伪系列

光敏章类

金檀木系列

石章类

塑料系列

铜章

卓达系列

其他章类

日照市市中刻字社
手机/微信:13455026655
日照市市中刻字有限公司
手机/微信:18663382178
日照市秀文斋印章制作有限公司
手机/微信:18663382158
日照山海天刻字社
手机/微信:17686332223
日照市秦盾印章有限公司
手机/微信:16606338858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话说“秀文斋”

详细介绍:

话说“秀文斋”


高峰  董家同


“秀文斋”创建于1710年(清康熙四十九年),迄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是日照城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字号。据统计,全国曾有一万多家老字号商家,涉及各行各业,衣食住行、柴米油盐酱醋茶等。在错综复杂的社会变革中,那些脍炙人口的商号和品牌,经过历史长河的大浪淘沙,有的沉寂了,有的消失了,有的艰难度日勉强维持,有的凤凰涅槃获得了新生。日照“秀文斋”便是这其中经过时间洗礼后愈加熠熠发光的明珠。“秀文斋”是如何诞生、发展的呢?它是怎样顽强前行,最终昂首阔步,赢得光明一片天的呢?

一、百年沧桑铸就家族品牌

秀文斋的创始人董佩琳,字孟琳,出生于1670年(清康熙八年),例赠文林郎,是日照董氏家族的十五世祖。日照董氏始祖于明初洪武五年,从东海徙居照邑,择里坦园即碑廓集后居住,男耕女织,创建家园,人丁兴旺,至明朝末年,已是大门大户。秀文斋初为家庭作坊式,以刻制印章、图书(旧时公章、铺号名章称图书)为主。董佩琳之子董怀録(字洛如,奎文阁典籍、例授文林郎)曾出任上海“文富堂”书局执行理事,负责刻版印刷“四大名著”。董怀録工书法,其蝇头小楷隽秀端庄,颇受当局器重。其子董家驷,字星垣,圣庙金絲堂啟事官,勤奋好学,刻字、印刷样样精熟,为文富堂骨干力量。1862年(同治元年),董怀録父子收到家书,得知家中正闹灾荒,生活艰难,父子二人遂离开文富堂,返回碑廓尧王潭南涯故宅,买地建房(现在的碑一村村民委员会所在地),开办了印刷作坊,挂上了“秀文斋”门匾,开始用木版雕刻印刷。鸦片战争后,随着半殖民地半封建化程度的日益加深,在外国资本侵入的刺激下,日照地区出现了近代工业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民族工商业得到迅速发展。日照频临大海,水陆交通便捷,一时商贸繁华,商号林立。其时碑廓街就有商号百余家,外加岚山头、安东卫、日照城、江苏赣榆周边一带,更是不胜枚举。仅印制小票一项,业务需求量就很大,商机可待。当时鲁南苏北一带没有印刷业,需要印刷的公文票据等须南下上海,或北上济南。秀文斋承揽苏鲁边界各大商号用的票据、账本、文书等业务,并为官府印钱粮劵、契约、文书等。同时,还继续为上海文富堂书局雕板。

在文富堂工作期间,董怀録父子学到了不少管理与印刷知识,刻字、印刷技艺炉火纯青。返乡后,按逐到衙门及高官达人,接着被官府授奎文阁典籍。奎文阁典籍是个虚职,一年内只有重大节日、庆典祭祀去几日,其余时间可居在家里。虽是虚职,但地位不低,地方上的启蒙教育都归他管,学校用的教材,一开始要到上海印制,以后就自己印刷,董怀禄先刻印“三、百、千、千”。即《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由于印刷精美,装祯考究,很受时人喜爱,得到官府赞许,发行量遍及全国各地。1985年,日照县政协文史委收藏了一本同治元年秀文斋刻本的《绘图注解三字经备要》,是当时的塾师教学用书。秀文斋印制的学童用书,内容最新、售价最廉,均有教学法字样,发行量和影响力不断提升,得到了广大学生和塾师的首肯。

董氏父子诚信忠厚,经营有方,所以顾客盈门,生意兴隆。因用传统的木板印刷已满足不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在光绪20年上了四开石印机,用活字排版,单色、套色印刷均可,可印报纸册页、门神、灶神等年画,业务量迅速增大。此时四世传人董受书接管了秀文斋,清末民初秀文斋达到鼎盛时期。

鼎盛时期的秀文斋有房屋三十余间,有账房、库房、厂房、员工宿舍等。工人多数在本家近戚中招募,也有社会人员。运输、采购都有专业人员,仅纸张和油墨就有20多人的运输队伍,长年往返于碑廓和上海之间。在店门口有两间房屋,是书房,里面有木制书架,摆满各种书籍,还备有长凳、桌子,供读者随意翻阅,有些读者从岚山、涛雒等地慕名前来阅读或购书。在这段时间里秀文斋的业务主要是印刷启蒙教育读物和商家的票据、当票、银票等。

秀文斋的雕板印刷工艺精湛,工序复杂,主要有十道工序:

第一步:缮版。即写样上版,就是要把雕刻的内容“写家”(搞木版,写字的师傅叫“写家”)。先用毛笔写在纸上,然后把纸张反贴在选好的木版上。

第二步:初校。即在刻字工人来动刀雕刻前,对初稿进行初步校对。

第三步:覆校。即对书稿再次校对。

第四步:雕刻。覆校无误后,即由刻字工人执刀雕刻,谓之“付梓”、“付之梨枣”(因木版多为梨木或枣木)。

第五步:印样。即刻工刻成后,先用红色墨印刷数部。以期进行校对,这就是所谓的“红印本”、“朱印本”。

第六步:校修。即在朱印本上进行校对,并在版子上修改错误。

第七步:重校。再次校对,并陆续修版。

第八步:覆阅。对样稿进行最后审阅。

第九步:印刷。即用黑色墨进行批量印刷。

第十步:装订。经过折纸、压实、穿线、上书衣、裁边栏等一系列工序,将书装订成册。

以上工序:缮版、雕刻、印样、印刷、装订是雕印程序,而初校。覆校、校修、覆阅则是编辑程序。现在出版社的三审三校即照此程序演变而来。

2011年夏天,在日照市博物馆展出《中国档案珍品展》中展出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张謇(1853.7.1~1926.8.24)使用的大生纱厂便笺,就是秀文斋印制的。据《日照市志》记载:日照地区在清代,印刷多为木版印刷,以后逐步为石印。20世纪20年代初,全县主要有碑廓和宋家庄等二家石印局。碑廓一家即指“秀文斋”。

二、实业救国服务社会发展

五四运动后,国民政府倡议地方办学,开展新文化运动,碑廓先有王家庄王冠三、二朱曹秦福棣、小河口董家平等开明人士先后办起了学堂,使农民子弟入学读书。在碑廓一村处至今还保留原学屋两间,老式对开木门上镌刻着“一帘花影云拖地,午夜书声月在天”的对联。当时使用国民政府教育部审订的教材,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由于当时间需求量大增,一时供不应求,这时秀文斋派人与商务印书馆联络,取得了部分课本的印刷权,为商务印书馆印制了大量的教科书,当时的小学《初小国语读本》第四册、《复兴常识教科书》第七册就是秀文斋承印的。国民政府规定除学堂外还要求办“地瓜学校”,白天学堂教室由学生使用,夜晚地瓜学校在学堂开课,使用“地瓜学校”识字课本,由县文教科组组织有关人员编写后,秀文斋负责印刷出版发行,为本县及周边县区印制了很多“地瓜学校”识字课本,使众多的农民识了字,能看懂书报、写用文等。秀文斋主人董受书也把自己家的私塾改为“洋学堂”,招收进步青年读书,在新文化运动中董受书用自家的房屋招收学生,不收学费和教材费,外地的学生还供食宿。同时,日照县国民政府很多训导、法令、布告等文件都由秀文斋印制;《三民主义》《青天白日战旗红》《平民识字课本》等小册子也出自秀文斋。董受书为日照国民教育做出了贡献,曾受到县府的嘉奖,并因此出任国民政府参议会议员。

抗日战争初期,在共产党进驻碑廓开辟抗日根据地的过程中,秀文斋功不可没。1940年,山纵二旅六团进驻碑廓,秀文斋积极协助六团印制宣传小报、前线消息等。当时根据地内组织经费短缺,秀文斋以实业救国,支持抗战,免费为共产党印刷进步书刊、布告、票据、证件,为抗日小学印刷课本,为抗大一分校印刷学习读物等。1943年,秀文斋五世传人董衍吉更是将石印局全部设备和技术工人赠给北海银行,厂房献给八路军115师滨海部队,自己只留下了刻字用的刀具,继承了祖传的刻字业。秀文斋为地方和抗日作出了巨大贡献,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好评。

一位曾在秀文斋工作过的退休革命干部回忆了这段时期的历史。2014年夏天,来自济南军区干休所的两位老人到碑廓镇党委办公室,提出要在碑廓看一看秀文斋旧址、山东军区军事会议会址及东集后、马家湖村八路军后方医院旧址。镇党委办公室通知笔者去接待并作讲解、导游工作。其中一男性老人叫胡彬,岚山头人,生于1924年,已九十岁高龄;另一女性老人姓唐,1926年出生,莒南县大店人,两位老人是亲家。胡彬跟笔者讲了一段他童年及少年的回忆。岚山头胡家与碑廓一村董家是世亲,已经很远,但交往不断,论辈份管董受书叫表叔,董受书字子良,他称子良表叔。胡彬从七岁起在秀文斋学堂,读完初小以后,就在秀文斋当小伙计,秀文斋主人对他很好,从上学到工作,都和衍吉表哥吃住在一起。至1938年跟着董衍吉表哥学石印,亦学刻版,至1940年日照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很多党、政、军、群、团等机关进驻碑廓,县委县政府重点抓好战时小学教育的同时,还十分重视干部群众的教育工作,在全县举办了一批抗日夜校,在县委、县府的组织发动下,当年冬就办起了三百余处冬学,参加学习者9856人。冬学的任务是识字教育和抗日宣传教育,冬学的师资来源于在职教师、在职干部、各村进步知识分子等。秀文斋的工人多数具备初小以上文化程度,就有10多人参与了冬学教师队伍,比较大的到附近邻村,胡彬当时才16岁,就在碑廓街上教冬学,课本除上级编发的国语、政治常识、民众算术外,其余大部分是秀文斋根据本地生产、生活的特点自编的乡土教材,内容结合抗战实际,后被县政府文教科命名《平民识字课本》。印量达几万册,分别发到莒县、莒南、胶南、赣榆、日照等地,还印制《庄活冬学》小报,发往这几个县的各村。就这样,他们白天在秀文斋干活,夜晚到冬学当老师。在这期间,党、政、军的文件、告示、宣传册、宣传品等都是秀文斋印制。1943年,北海银行进驻碑廓,董衍吉将全部设备和技术工人捐献给北海银行。因战时需要北级海银行随部队迁移,胡彬随北海银行辗转到枣庄峄城、泰安等地。全国解放以后到省城济南,1990年退休,居济南军区干休所。“回顾自己的一生,首先应该感谢的是‘秀文斋’,‘秀文斋’对中国人民的解放区事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胡老感慨的说。他还收藏了几块秀文斋的雕板,木板为杜梨木,双面刻字,中缝刻有“绘图改良日用杂字”,鱼尾及页码。印板分为两种规格,一种大版长31厘米,宽21厘米,每页18行,满行20字或21字,白口单边。另一种是小板,长25厘米,宽18.5厘米,每页18行,满行20字,白口双边。2014年,胡彬过世,其子将书板和其他遗物捐献给山东省图书馆馆藏。

三、坚守创新实现华丽蜕变

“秀文斋”这个牌子经历时间的洗礼愈发光泽、厚重,秀文斋从初创时的手工作坊,发展为跨越百年、历久弥新的老字号,其品牌的内涵在岁月的变迁和一代又一代秀文斋人的努力下,得以不断扩充、丰富。秀文斋传人牢记先祖之遗训:世代不忘先祖筚路蓝缕创业之艰辛,发扬先祖仁孝节义立身懿德,幼当尊宗敬祖,勤谨谦恭,早立志向,砥砺品行,壮而修身齐家,艰苦创业,团结宗族,自尊自强,与时俱进,以求致富于乡,造福于人,建功于国,扬名于世,为先祖争光,为家族增荣,以德立世,堂堂正正做人,不卑不亢做事。

秀文斋第五代传人董衍吉将石印局捐献给北海银行,把房屋捐给滨海军区部队后,带领其两个儿子董庆宏、董庆荣回尧汪潭故宅,继续干刻字业。秀文斋激于民族大义,毁家纾难,全力支持抗战的壮举,也正是其聚集人气、激励精神的力量源泉。新中国成立之后,日照县委、县聘请董衍吉到县政府刻制各级政府和各局、办委的公章及培训日照县印刷厂技术工作人员。中共日照委员会的第一枚印章就是董衍吉次子董庆宏刻制的。全市至今仍使用的市、镇、村三级行政公章,党委(支部)公章都出自秀文斋传人之手。

改革开放给秀文斋创造了复兴的条件和机会。其七世传人董国越、董国萍、董国华,在继承传统刻字工艺技术的基础上,锐意创新,使百年老字号焕发出新的活力。

董国华从小秉承了父亲董庆宏的艺术天赋,聪明好学,谦虚向进,从十五岁开始就师从父亲跻身于刻字行业,成立了“日照市市中刻字社”,并创造了辉煌的业绩。董国华根据市场调整发展战略,引进高科技力量,先后引进了激光照排、原子印章、防伪印章等电子刻章技术和设备,逐步实现了从传统企业向现代企业的转变。凭借着超前的意识,过硬的质量和良好的信誉,市中刻字社由一个不起眼的小手工作坊,发展成为具有现代化经营管理水平,拥有多家连锁的刻字企业——日照市市中印章制作有限公司。

董国越志向远大,刻字印刷事业的发展,只是他事业的一个起点而己。随有时光的推移,他的业务领域的不断扩展。他敏锐的观察到日照市刚刚建立带来的各种商机,2002年成立了日照国越广告公司,2008年10月又成立了日照市国越交通设施有限公司。从刻字到广告;从广告再到交通设施,业务范围实现了全新的跨跃,形成了覆盖新老市区的开放的经营新格局,为日照的印章、印刷行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成为日照市刻字印刷企业发展的典范。每年的市、区人大、政协两会会标、标语、会议文件都出自他手。秀文斋在市场经济的磨砺中实现了由单一的印章企业向以交通设施为主,广告装饰、园林绿化、刻字印刷多业并举的集团化企业的成功转型,为这一百年品牌的传承与市场推广带来更为广阔的空间。

秀文斋不断发展壮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能继承传统文化精髓,坚持诚信为本的经营思想,并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融入新的内涵。多年来,新老顾客认同秀文斋,缘于秀文斋一贯的诚信经营。秀文斋传人始终坚守“章出一门,印必有信”的信念,以优良好的家风严格要求自己,多次捐款捐物资助乡梓,身体力行为百姓做事,以自己的满腔赤诚,实践自己对社会的忠实承诺。这种优秀的传统文化与诚信思想伴随着董氏传人,不断在实践中加以完善,才使得秀文斋在激烈地市场竞争中永葆生机。

历经三百多年风风雨雨的秀文斋依然光彩照人。


发表日期:2020/4/16  浏览次数:157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众智科技
国产自国产在线观看免费观看_免费人成在线视频观看_亚洲日本一区二区在线